当前位置:首 页 >> 兗州教區>> 兗州教區>> 文章列表

兗州教區史料

作者:jntzj   发布时间:2011-03-17 19:12:17   浏览次数:2571

 【兖州教案】
    兖州是山东南部的行政中心。东仰“三孔”,北瞻泰山,南望微山湖,西观水泊梁山,形成“东文、西武、北岱、南湖”,有“九省通衢,齐鲁咽喉”之称。孔子故里曲阜和孟子故里邹县都属它的辖区之内,接受儒家思想的熏陶较深,因此这里的人对‘洋教’最为反感仇视。到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外国人建的教堂已经遍布于山东各地时,兖州城内还是空白。当时法国天主教方济各会把山东分为三个教区,济南和烟台分别建有北境和东境的总堂,南境的总堂拟设在兖州,因当地人的抵制,只好暂时设在阳谷。但这更加激励了外国传教士,他们知道,兖州这个地方对于中国人来说“虽然不是耶路撒冷和麦加,但享有圣地的声誉”。天主教能在这里扎根的话,具有特殊的意义。因此他们把在兖州建教堂,当成“一开始就既定的主要目标。”光绪五年(1879),德国传教士安治泰来到鲁南;他的传教工作受到强烈的抵制,甚至身上被抹满粪便,用绳子拴了游街,或者打得半死。但尽管百姓强烈反对,天主教在几年后还是有了很大发展,兖州有了受洗的教友。安治泰也因其出色工作被升为主教。光绪十二年(1886)的农历中秋节前,安治泰秘密地买下了兖州城内的一处宅院,准备作为传教工作中心。但此事很快被当地人发现了。于是兖州百姓在汤诰等人领导下,掀起了反‘洋教’的风潮。
    光绪十六年(1890)旧历年底,德国领事司艮德一行人来到兖州,坚持索要以前买的两处宅地。百姓闻讯后,“连日聚议,四散流言”,准备与洋人斗争到底。地方官府见状也好言相劝司艮德,不要干犯众怒;但司艮德不听,这更激起了百姓的愤怒。他们在城内遍撒传单,约定在腊月十五那一天集会,痛击驱逐洋人。在德国人薛田资神父(中西中学校监,今济宁一中。词作家乔羽的母校)所著的《在孔夫子的故乡》一书中记载当时的情况是:“十五日终于到了。街上人群数也数不清,他们来回穿行,就像滚滚海水震荡起伏。息马地就像黄蜂窝一样,人们拼命往那里钻,那里是分发武器和策划阴谋的地方口。......们要分成四十八个团,每个团五百人.....中午,听到远处一阵剧烈的骚乱,越来越近,狂热的欢呼声和粗野的叫喊充满了整个街道。在一片锣鼓声中,队伍向着已被官署封闭的客栈冲来......”由于官府害怕出事,派了三十多人的卫队保护司艮德一行;他们才没有粉身碎骨。
  到了光绪二十一年 (1895),德国公使绅坷又出面重提在兖州建教堂的事,当时正逢中日甲午战争中国失败,总理衙门正式同意了在兖州建教堂的要求。1897年开始营建兖州天主教堂,1899年建成高21米的大圣堂。1901年建成主教楼等一批建筑物。历时十余年的“兖州教案”就这样结束了。
    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 当我们重新回顾审视‘兖州教案’的历史时,心情是复杂的。我们除了对当年兖州人的‘同仇敌忾’的精神表示敬意外,还不得不遗憾地指出,兖州教案和当时其它一些教案一样,本质上是当时封闭保守盲目排外的社会意识的反映,其中由愚昧无知引起的冲动斗狠占很大成分。例如在教案时散发的传单《兖民揭帖》中,攻击传教士“迷拐童男童女。剖心挖眼,以为配药点银之用”,对入教者“引人暗室、不论男女,脱其衣裳......任其淫污,男则取其肾子,女则割其子肠”。这些骇人听闻的谎言,当时很多人信以为真。那时候从统治阶级中的顽固守旧分子到一般百姓,其主导思想都是传统的复古心理和封建卫道精神。这种思想拒绝开放和走向现代,它和愚昧冲动的结合,酿成了无数冲突,最后演化成了更加极端排外的义和团运动,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灾难。从这个角度上看,兖州教案在历史上的进步意义是很有限的。
    而尤其具有反讽意味的是,外国人强加给兖州人的教堂,却成了兖州人最早接触西方文化与文明的窗口。
 


【兖州天主教堂】

    位于兖州城内西南,德国哥特式天主教堂。清康熙年间传教士汤若望、南怀仁等曾在境内建教堂传教,但规模小,不久停止。1891年德国传教士进入兖州,1897年开始营建兖州天主教堂,1899年建成高21米的大圣堂(天主圣神堂)。此建筑群南北长386米,东西宽216.7米,总面积83646.2平方米。在全国范围内是屈指可数的天主教堂之一,其建筑之精美、规模之宏大为世人所瞩目。教堂有巨大的拱顶、高耸的塔楼, 是当代流行的哥特式建筑样式。
    薛田资神父所著《在孔夫子的故乡》一书中是这样记述教堂的建筑的:“…这座教堂是…哥特式建筑,53米长,18米宽。设计和施工都是爱尔列曼神父承担的……教堂至拱心石高14米。20根柱子(5米高)均是石柱到顶,柱础(1.8米)都雕了花。在一个修道院服务人员的帮助下,神父还自己制成了各种颜色的琉璃砖,把飞檐、柱肋等用绿、红、黄色的釉砖装饰起来,房顶 的瓦和滴水檐都是涂了红釉的。在祭台下面建了一个很大拱形的地下室…”。可惜,兖州天主教堂的主要建筑,被毁于1966年的“文革”初起时——是又一次愚昧和冲动的牺牲品。中国走向世界、走向现代的道路,就是这么曲折艰难,一波三折!这样的历史!值得我们深思。
    另一座主要建筑是“主教楼”,是一座哥特+华夏式建筑,上面刻有“A.D.1901”等字样。该楼东西长40.3米,南北宽21.8米,高约15米。中间为三层,当时的第一任主教安治泰曾住在这里。这所楼房每间的拱肋都是用彩色瓷砖镶嵌而成,四根青石柱础刻以精美的花纹,楼房内部和走廊顶部都做成穹窿顶式藻井,地面镶以对花地板。室内分为卧室、会客室、卫生间等。主教楼的前面和走廊的墙上,都是用红色、绿色或黄色的瓷釉砖砌成,在门窗上突出“十”字图案,整个建筑丹素炫彩,精美灵巧,给人以华丽的感觉。
    从1897年开始营建兖州天主教堂,1899年建成高21米的大圣堂。经过五十多年的增修扩建,到1946年兖州解放前夕,兖州天主教堂共建房718间,其中楼房286间,瓦房432间,征购土地1400多亩,办大小修道院各一处。教堂附属设有医院、修道院、学校、麻风病院、孤儿院、残老院、印书局、园艺场、绣花作坊、避静山庄(在济宁戴庄。目前大部分被精神病院侵占),酿酒厂及奶牛房等附属单位。
    教堂内有中外神父、教徒、修女等1484人。其中外国传教士、修女(以德国为主,间有美国、奥地利等国)202人,中国神父13人。全县设总教堂一处,分堂三处,分布在兖州县86个村庄。
    1948年兖州城解放前后,在兖州的天主教外国传教士大都返回了本国,少数留在教堂内。1953年兖州县公安局将庄里格神父、英伯兰神父等驱逐出境。1956年滋阳(兖州的旧称)县天主教***成立,自选自圣主教石麟阁。1958年12月20日,经上级批准,滋阳县政府将天主教的房子、财产大部收归国有。1966年8月,红卫兵砸毁了天主教堂的大圣堂,捣毁了大钟和管风琴(上海博物馆有其编号及记载),各种损失巨大,天主教受到冲击,教务被迫停止。
    1980年,恢复天主教***组织,开放了城内天主教堂口,由王耀实神父主持教务。1990年,兖州天主教堂有神父3人,修女10人,修士1人。平时有200余人在教堂内过宗教生活,重大节日和瞻礼多达800余人。农村有冠庄铺、鹅鸭厂两个活动点。1993年5月初,祝圣赵凤梧为主教。
    2005年,赵凤梧主教在兖州市主教座堂主持教务。王德成神父为堂区主任。修女15人。全市11个乡镇、30个村庄,有教徒近5千人。宗教活动除天主教堂等三个活动点外,平常多分散于教徒家中。天主教兖州教区仍沿袭旧制,跨行政区设置,包括济宁市、枣庄市各县市(区)。
 
【巨野教案】(亦称曹州教案)
    鸦片战争以后,英,法,美,德,日等这些帝国主义国家相继侵入中国,他们用洋枪火炮打败了腐朽的清政府,迫使签订了一个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使中国迅速沦为半殖民地的国家.特别是在1886年前后,外国列强在我国神圣国土上任意划分势力范围,对中国加紧进行军事,政治侵略和经济掠夺。
    光绪二十三年十月七日(1897年11月1日),山东曹州府巨野县城东北10公里的麒麟镇磨盘张庄村天主堂里,住进两位客人,他们是分别在阳谷和郓城传教的德国天主教神父能方济(Nies Franciscus)和韩理(Henle Ricandus),二人因去兖州天主教总堂参加"诸圣瞻礼",路过此地天晚而宿。张庄教堂也是一位德国神父薛田资(Stenz)管理,主让客先,他将寝室让与来客,自己睡在门房里。当夜二更时分,突然有二、三十个手持刀棍的人潜入教堂院内,见室内已经熄灯,便砸窗而入。登时,能方济和韩理血溅床榻。薛田资因迁宿而侥幸免难,仓惶逃往济宁,电告德国驻华大使并转德国政府。1897年11月13日,即"教案"发生后的第12天,德国政府派军舰多艘,强行占领胶州湾, 夺取青岛炮台。光绪二十四年(1898)二月,强迫清政府签订《中德胶澳租界条约》,强租胶州湾九十九年,并攫取了在山东的路矿特权。惩办了山东巡抚李秉衡,兖沂曹济道锡良,曹州镇台万德力.巨野知县许廷瑞等近十名地方官.赔银20万两,并在巨野,济宁,曹州三地各建造教堂一所,每处拨银66000两,新堂须树立刻明“敕建天主堂”字样的石碑。并另在巨野、菏泽、郓城、单县、武城、曹县、鱼台七处各建教士宅第为防护住所,付银24000两;将“案犯”惠二哑巴、雷协身处死,萧三业、蒋三得、张允等监禁五年;清廷降谕保护传教士,并保证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事实上惠、雷等人并不是真正的案犯,却无中生有地被抓来当了替身。清方为了尽快息事宁人而不惜制造冤案,和天津教案中的情况类似。从此山东成了德国的势力范围,正如当时日本<<外交时报>>所称:华政府于山东一举一动,皆受德人指使,似满州之实权归俄人掌握彼山东之实权,亦将归诸德人矣。列强各国纷纷效尤,成为瓜分狂潮的祸端。.据事后调查,这是民间秘密会党组织大刀会的一次有预谋、有组织的行动。其一,知县多次用兵追捕围剿‘大刀会’。其二,薛田资神父也曾组织村民和教友看家护院,打击土匪‘大刀会’的抢劫。所以,有人给‘大刀会’出主意说,官府怕洋人,借迫害洋人而使巨野知县获罪泄愤。洋人出了事,知县肯定被治罪;也借机会报复薛田资,一石二鸟。这便是震惊中外的“巨野教案”(亦称曹州教案)的概况。
    "巨野教案"已成为历史长卷中的一页, 饱含着外来侵略的欺凌和耻辱,这一切将被后世永远铭记。可惜的是,磨盘张庄教堂于1967年被拆除,唯神父用的椅子,大床,教堂门窗幸存,为县文物管理所收藏,原教堂遗址现仅存当年水井一眼。1977年,“巨野教案”遗址被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福若瑟神父】(Joseph Freinademetz, 1852-1908)
    一八五二年生于奥国提罗尔省的巴地亚谷一个名叫沃斯的小村庄,那里的居民为拉丁语系。除拉丁语外,福若瑟也说德语和意大利语。在福若瑟的时代,提罗尔省属于奥匈帝国的领土,因此,他理所当然被视为奥国人。他的故乡现在已属于意大利北部波尔察诺省。福神父在鲁南(山东省南部)成立圣言会传教区(1881 年,山东兖州)之前,曾于1879年4月至1881年在香港小西贡工作两年,属高主教(Raimondi)管辖。在香港期间,他学习中文,并首次与米兰外方传教会的神父一起从事传教及牧民的工作。福若瑟与和Piazzoli神父在西贡服务,也曾一度派驻到大屿山。1875年,他在布克申教区晋铎,并在巴地亚的圣玛尔定堂区服务。1879年,他遇见圣言会创办人杨生(Arnold Janssen)(二人已于2003年10月5日同时获册封为圣人),便决定加入这个新传教会。在荷兰的斯泰尔,即首个圣言会中心,他又遇到年轻的德国籍司铎安治泰(John Baptist Anzer, 1851-1903)神父。不论是好是坏,他们二人的命运从此永远连系在一起。1881年福若瑟正式踏入中国大陆, 前赴山东南部的鲁南教区传教,一直服务了廿七年。1908年1月28日在兖州因服侍伤寒病者受到感染,在济宁戴庄逝世,他被称为「鲁南传教区之父」。他在家书上写着:「我愿在天堂仍是中国人,我愿为中国人死一千次,我没有其它的心愿,只希望我的尸骨埋在中国同胞中间。」福神父说:「爱是教外人所懂得的唯一外国语言」。福神父穿中式的长袍马褂等衣服,吃中国乡下人简单的食物,留着辫子、胡子。在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的环境下,靠着一双腿步行,无论酷暑寒冬,晴天雨天,福神父都不畏艰苦地上山下乡,走遍面积七万多平方公里,人口接近一千万的鲁南教区,为他们讲道、探访,施行圣事,在短短27年内,由当初只有158位教友,扩展到二十万人,并有慕道者四万三千之多。福若瑟从没有得到中国人的称赞,也没有勋章,也没有当时中国朝廷所慷慨赐予的表扬和荣誉。他没有像其它传教士一样,获得任何东西,甚至连一个牌匾也没有。为那些认识他生活环境的人来说,这是更加非凡的。福若瑟神父懂得如何远离外在的一切称赞。他从不愿意离开谦逊仆人(milites  gregarii)的行列,而加入「政治军人」的行伍,只怀着谦逊和忠诚来履行职责。如他所愿,他长眠在‘中国同胞中间’--他深爱着土地——济宁戴庄。1975年被教宗保禄六世列为真福品,2003年10月5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布福若瑟为圣人。
 

【薛田资神父】(P.Georg Maria Stenz 1869~1928)

    出生于德国的Horhausen,Trier.1893年晋铎,同年来山东,曾在嘉祥、巨野传教。是1897年11月1日发生的‘巨野教案’被袭击的主要目标,侥幸免遭杀害。1898年11月初,他去日照时,因为当地信徒与外教人发生了冲突;8日至11日在街头镇(位于日照西北35公里)被逮捕并遭受了残酷虐待,后因受伤被送到青岛。1900-1904年在国外。从1904年到1925年指导济宁的“中西中学”(Franz-Xaver-College)。1928年在美国去世。他对济宁的教育进步有相当大的贡献。曾写过关于山东民俗、农业、自然环境、传教情况的文章和著作,编过教科书。汉语著作有《华德词典》、《小说总集》、《古新经切要篇图》等。参见《薛田资传》(S.Puhl,Georg M.Stenz SVD,318pp,Steyler Verlag 1994)。

【能方济】(Franz Nies)
    1858年生于德国的Paderborn 。1879年入斯泰尔(在荷兰,靠近德国边境)修院;1884年被祝圣为神父,1885年到山东进行传教。于1897年11月1 日与韩理(Ricandus Henle)神父在巨野县磨盘张庄天主堂被‘大刀会’杀害。这就是著名的‘巨野教案’。他安葬于济宁戴家庄。他的墓碑现藏于济宁市博物馆。

【韩理】(Richard Henle)
    1865年生于德国的Stetten bei Haigerloch,1888年去斯泰尔入圣言会。1889年祝圣为神父,同年来华。1897年11月1日与能方济(Franz Nies)在巨野县磨盘张庄被秘密会党组织‘大刀会’刺杀;史称‘巨野教案’。他安葬于济宁戴家庄;他的墓碑现藏于济宁市博物馆。英语资料有《韩理神父传》(薛田资G.Stenz着)(Life of Father Richard Henle techny 1915)。
 
【韩宁镐】(Bischof Augustine Henninghaus )
    兖州教区德籍主教。1862年9月11日出生在德国Menden小城镇。在中国大陆贡献一生,三十二年担任传教区的主教(1904年8月4日被委任为山东南界地区主教,至1936年辞职)。当外方传教士达五十三年之久。五十四年作为司铎。极有圣德,且非常有智慧。中国的四书五经,不只熟读,还能背颂,讲演也是一流能手。1936年4月间,兖州的这位韩主教已年高耳聋,难以执行主教任务,便向教廷申请退休,也被接受。1936年11月19日舒德禄(Theodos Schu)神父被选为其继位人。祝圣大典是1937年4月4日在兖州举行的。值得一提的是:祝圣大典的主角是韩主教,而第一配角便是首都(南京)主教于斌,第二配角则是济南的杨主教,祝圣大典中的证道人是当时正在喜峰口战役中的救护队队长雷鸣远神父。
韩主教的著作颇丰,主要有:〖Deutsch-Chinesisches Hand-Woerterbuch mit besonderer Beruecksichtigung der Schandong Sprache ,Dehua Dacidian 〗《德华大辞典》(两卷)1091pp, secong ed.Broering ,Yanzhou 1917.Broering(边德乐神父)。《福若瑟神父传—他的生活与工作,及山东南界教会史资料》 兖州 1926年(第二版)。《中国的容忍问题和学校问题》1908/09;《论在华教会的自养问题》1908/09;《山东南部的灾难和救灾活动》1910/11;《山东南部的政治革命和公教的传教事业》1911/12;《中国女子教育问题》1912/13;《在华的公教报纸》1913/14;《在强盗的手里》1927/28;《我们的麻风病院》1928/29;《中国的饥荒及其原因》1911/12;《华夏的孩子问题》1912/13。还有六本汉语牧函等等。
 
 
【田耕莘】

    字聘三,讳耕莘。枢机主教(俗称:红衣主教)。公元1890年(清光绪十六年),10月24日,生于山东省阳谷县张秋镇。
田耕莘自幼家贫,父早逝,随福若瑟神父居住阳谷县坡里庄圣堂,在此接受了启蒙教育,之后入山东省兖州府修院,经万般困难,于1918年6月9日在山东省兖州府主教座堂-天主圣神堂领受铎品。晋铎后随即展开传教工作,辛苦奔波十年后,进入圣言会,两年后,1931年2月7日,虔发圣愿,终生为圣言会士。1934年11月23日,任山东省阳谷监牧;1939年10月29日,由教宗庇护十二世,亲自祝圣为主教;1940年12月,于阳谷教区朝城县创立了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
    创立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后,田耕莘虽为教区各项建设日夜忙碌,但仍不忘定期来院教授要理、拉丁文及神修讲话。他身教胜于言教,以纯朴、勤诚之行,以及主命唯从的精神化育了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首届修女。不久,1942年11月10日,田耕莘奉调山东省青岛教区主教。离开了他亲手所创的修会。
    1945年12月24日,田耕莘由教宗庇护十二世宣布为远东首任枢机主教,并于次年,1946年2月18日,在罗马圣伯多禄大教堂,接受枢机荣衔。当时,田耕莘向教宗进言,建议早日成立中国圣统制,且蒙圣部批准;同年4月11日,田耕莘蒙教宗任命为北平总主教。自此中国天主教成立圣统体制,提高中国教会地位,也使中国纳入教会正统组织之中。
    1958年10月,田耕莘强忍车祸骨折之苦,赴梵蒂岗选举教宗,为我国第一人能在选举继任教宗中,投下神圣的一票,选出教宗若望廿三世:来年12月4日,即蒙新教宗宣布为台北教区署理总主教,田耕莘荣膺此任,遂逐步推行心中各项计划,以拓展教务:并为台北教区奠立了良好的基础。1962年10月11日,第二届梵蒂岗大公会议正式开幕,田耕莘率领中国主教团参加大会。教宗若望廿三世逝世后,田耕莘再度奉行枢机职,于1963年6月19日,选出教宗保禄六世。
    由于台北教区教务繁忙,田耕莘又数度出国,长期劳碌之余,田耕莘古稀之体终难负荷,遂向教宗请辞总主教之职,于1966年3月1日,蒙教宗批准卸任,定居嘉义市圣言会会院,并由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修女轮流照顾。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修女此时能服侍田耕莘晚年,寅为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之福。但田耕莘健康已被他长期辛劳所侵蚀,静养一年余,即无力支持虚弱之躯,于1967年7月24日晨6时45分,病逝于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圣马尔定医院。同年7月28日,奉安于嘉义市圣言会会院中。 
 
 
【安治泰主教】
John Baptist Anzer,1851年-1903年)
 1875年9月8日(圣母圣诞瞻礼日),杨生神父在荷兰
史太尔创建了圣言会(Congreg Qtion du Verbe Divin de Steyl)。这个新成立的天主教传教修会于1879年向中国派出了第一批传教士:安治泰和福若瑟(Joseph Freinademetz,1852年-1908年)。他们先在香港学习中中文,1880年,安治泰首先来到山东,方济各会的山东主教将那时几乎还没有天主教徒的山东南部(兖州、沂州、曹州3府和济宁直隶州)分配给他们,安治泰来到阳谷县的坡里庄,那里有158名天主教徒。1881年,福若瑟也来到那里。1882年1月,教廷正式设立了山东南境代牧区,安治泰被任命为代理主教。他们以坡里为基地向外扩展。当年就在沂州府(临沂)和沂水县建立了分驻地。到1893年,圣言会已在鲁南教区建立教堂12处,有教士34人,教徒4000人。


【舒德禄主教】

【圣神婢女会(蓝衣修女)】
    俗称“圣神会”。 德国籍的阿诺尔德.扬森(Arnold Janssen)神父 1889年12月8日创立于荷兰斯泰尔,总会在罗马。目前有修女三千五百位,分布在五大洲的四十个国家服务,她们在学校、医院、艰困地区和非洲艾滋病蔓延地区传播福音。1905年来华,首先在阳谷县坡里庄天主堂服务。以后还在北平、青岛等12个省区建立分院。中国区院在北平。
1917年圣神会山东省会院设在济宁市北戴庄天主堂的东院。1948年8月25日在兖州天主教堂建立圣神修女分院。当年迁来青岛,先在西吴家村608号,后迁至环山二路1号。在青岛附设“若瑟刺绣院”,有女工60人,专门生产宗教礼仪用品出口。青岛分院院长德籍修女戴步贞,有德籍修女4人,1952年申请离境,该会在青岛的存在结束。
 
【神爱会(黑衣修女)】
    该会是国籍修女会,于1928年由兖州教区主教韩宁镐(德籍,圣言会士)创立,1930年被罗马教廷批准。1941年2月该会迁往临沂,在临沂教区设神爱会圣心院。1947年一部分修女迁来青岛,在遵化路8号丙设分院。会长是德籍修女路兰芳,院长是华籍修女夏文贞,副院长是华籍修女王德修。有德籍修女2人,德籍传教士1人。该院有平房32间,占地32。77公亩。1950年9月,华籍修女王德修任副会长。该会于1948年9月在南仲家洼天主堂设立分院。1949年4月在西吴家村设立分院。该会经费来源,在1951年之前由临沂教区供给一部分,1951年之后,主要靠诊所及缝纫手工的收入维持。1949年2月,该会在遵化路8号丙设诊疗所,1951年被台东天主堂诊疗所接收。1959年青岛天主教成立爱国被服厂,该会绝大部分修女参加了该厂。“文化大革命”中,大部分修女随爱国被服厂并入青岛第一服装厂(现青岛海珊衬衣厂)成为工人,该会在大陆的传教工作结束。
 
【圣家献女传教修会】
    俗称“圣家会”。是德国籍圣言会士韩宁镐主教为在传教区培养本地修女而创立的一个国籍修会,其宗旨为奉纳匝肋圣家为楷模,以圣化家庭为目标,落实教会本地化,传扬福音,建立基督化家庭。1910年10月7日圣母玫瑰节,山东兖州韩宁镐主教,给十位矢志修道的传教姑娘头巾,正式成立圣家传教修女会。九十年前,中国社会遵守祖传的习惯,男女有别,不常相接触,女子留在家里,传教的神父不便向女人讲道,遇着有被弃的女婴,收起来没有人照管,便培植一辈传教姑娘,守贞不嫁。传教姑娘,受的教育很浅,因为那时没有女子学校,受的灵修训导也不深,只能确守十诫,教区主教既系外国传教士,便邀请本国本会的修女来教区协助,韩主教那时请来圣神会修女,传教姑娘看着修女们的生活大生羡慕,也想多受训练,常有院规,终身生活在团体里。姑娘们有了这种热望,韩主教仍创立圣家传教修女会,以加强传教姑娘的工作,为教区的本堂服务。圣家会创立以后立即发展,随着圣言会的传教区,从山东到河南、到甘肃,都成立会院。大陆已培值了五十多位青年修女。现在是专业时期,各项工作都需专业知识和专门人才,在本堂服胜、为青年讲道,要受过讲道工作的培植,为管理幼儿园,要受幼儿教育的训练,为服侍老人和失智的人,更须有专业知识,四十、五十岁的修女,便再从头进修。除了从事堂区牧灵及医疗服务之外,并深入偏远山区为麻疯病人服务,在陆毅神父及谷寒松神父的鼎力协助下,目前有卅六位修女在七个麻疯村服务。修女们秉着奉献服务的精神,把基督的爱化为实际的行动,照顾麻疯病人,从居处的环境卫生、餐饮衣物的供应、伤口的护理医疗、心灵的慰藉等各方面,兼顾病人身心灵的需要。在修女悉心的照顾之下,病人得到从未享有的尊重,重新燃起对生命的希望。在江西南康及四川德昌,年轻的圣家会修女们带着天主的爱心,替麻风病人洗头、洗澡,清洗溃疡,帮他们打扫居住环境,让被遗弃许久的麻风病人,第一次活出人的尊严。这是圣家会在圣神的光照下,响应当地迫切的需要,为最小的弟兄姐妹奉献心力,给予他们一个温暖的家,圣家精神表露无遗。修会的创立常有自己的目标,每个修会又各有自己的特点。协助本堂传教的目标在现在已经太笼统,要在本堂传教的多种工作中,选择一、二项做为修会的工作。圣家会恭敬纳匝肋圣家,便应以圣化家庭为修会工作,宣传家庭道德、协助夫妇和睦、提倡家庭教育,如家庭咨询、夫妇恳谈等等工作,同教友一起成立中心。
    圣家会的精神应是家庭天伦之爱,会友都是姊妹,以基督之爱,形成姊妹之爱,生活便能有如圣咏所说:〖兄弟(姊妹)相聚一起,是怎样的美好和快乐。〗
 
【保禄印书馆】
    由于圣言会会祖很重视出版,所以除斯泰尔有印书馆外,在奥国及后来有圣言会的地方,几乎都设有印书馆。从前在中国大陆,圣言会就有三个印书馆。山东兖州的‘保禄印书馆’最为有名。印刷厂于1903年搬到兖州,并在兖州建立新的房子。1903年,‘保禄印书馆’开始出版书籍。该印刷厂后来获得良好的发展,且拥有彩色印刷设备,一年最多生产25万册。1940年到1944年,顾若愚神父(Hermann Koerstel 1904~1978)指导兖州的印刷厂并出版很多书,譬如《中小学公教道理教科书》(15册子,1941年),《小学公教道理教科书》(14册子,1941~1945年)。等等。由于文革的原因,现存的‘保禄印书馆’出版的书籍,有上百本保存在曲阜师范大学的外文图书室。







上一篇:认识耶稣    下一篇:答教外朋友提问

Copyright ©2017    济宁河宴门街圣若瑟天主教堂-Jining St.Joseph Catholic Church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